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

传Juul即将进入中国后,电子烟创业公司“喜雾”率先举办新品发布会

来源:IT商业新闻网   日期:2019-08-13 14:13  

  7月27日,喜雾电子烟成功召开了其品牌创立以来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并正式推出全球首款推拉式隐藏烟嘴设计的电子烟产品“喜雾P1系列”。此次发布会,不仅仅使得新创的喜雾电子烟品牌正式走向市场,也是迄今为止,传言美国电子烟巨头Juul即将进军中国市场后,中国电子烟行业做出的最积极的回应。

微信图片_20190729095501

  就一家公司的发展历程而言,从公司成立到产品发布,今年3月初才诞生的雾灵科技只用了半年不到的时间,显然速度惊人,甚至不免让人质疑:如此急切地推出新品,是不是为了追赶电子烟的创业风口?

  但是,如果稍稍了解这家公司的成立背景,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因为,尼古丁盐的发明人邢晨悦是这家公司的首席科学家——所有电子烟行业的从业者都不会陌生尼古丁盐对这个行业的革命性意义。

  尼古丁盐的发明,提高了电子烟油中的尼古丁在人体中的传输效率,使电子烟更接近真烟口感,突破性地解决了长久以来电子烟的最大痛点,用户在足够解烟瘾的同时,相比传统烟草减少了大量有害物质的吸入,并最大限度降低了二手烟的危害。

  在获得了尼古丁盐的研发成功之后,早在雾灵科技公司成立之前,邢晨悦就已经为喜雾进行了两年多的烟油配方创新研发。用她自己的话讲,这是一场“谋定而后动”的创业。

  热血与初心并存 谋定而后动的喜雾团队

  喜雾品牌的首创核心团队如尼古丁盐的发明人首席科学家邢晨悦,联合创始人硅谷著名的投资人姚晓潮、TCL前通讯智能应用事业部总经理、香港第一家机器人行业上市公司“超人智能”前高管CEO陈敏、黑莓手机前中国区总裁COO刘宇等悉数参加了此次发布会。

  在发布会上,作为主持人的姚晓潮介绍说,这是一个平均年龄为39岁的创业团队,“我们虽然早就过了热血上头的年纪,但一腔热血犹在,这一腔热血不求一夜成名,而是一心一意做一款好的电子烟,真正解决烟民的痛点。很多人认为电子烟领域的创业是百米冲刺,但我们认为,这是一场马拉松,我们将持之以恒,一往无前,用医用级的生产标准为烟民提供安全可靠的电子烟产品喜雾”。

  这样的团队基因和创业初心,决定了喜雾的目标用户是成熟烟民。“成熟烟民”一词,也是发布会上被提及次数最多的关键词。 因为喜雾的目标用户是成熟烟民,所以在设计方面刻意避免使用炫酷新潮的元素,而是采用了更沉稳的设计风格,就是为了避免吸引青少年和非烟民的注意力。 对一家电子烟创业公司而言,这不仅是设计风格的体现,同时也是企业社会责任心的体现。

  作为在此次发布会上被隆重推介的喜雾旗舰产品P1系列,是全球第一款推拉式隐藏烟嘴设计的电子烟产品,其完全区别于市面上其他所有直板设计的产品的设计出自于曾经为苹果设计鼠标的全球顶尖设计团队IDEO。

  之所以有这样的设计,是因为喜雾团队对烟民吸烟习惯的细致研究,正如姚晓潮所说,烟民在吸烟时也有自己的一套流程,很多人非常享受拿出打火机点燃香烟的那个瞬间。这像是一个仪式的开始,咔嗒一声,火起烟燃,明灭交替,吞吐之间,烟民进入自己的遐思空间。

  但是在喜雾电子烟的研发过程中,喜雾团队也细致的发现,现在的电子烟产品几乎全都是“即吸即用”,看似简化了操作流程,实则忽略了烟民对仪式感的追求。这也是除了口感以外很多人会觉得用电子烟“怪怪的”原因之所在。

  喜雾的滑轨设计,让烟民在使用时需要推动滑轨,咔嗒一声,烟嘴推出,烟民心里的期待也被“点燃”,吸烟的仪式感以有雾无烟的方式降临。 而在不用时,也只需要拉下滑轨,烟嘴即进入保护状态,从而保护了烟嘴的卫生。这对烟民而言,简直是再贴心不过了。

  很多人或许会对电子烟滑轨的耐用度产生质疑。对这一点姚晓潮解释说,滑轨设计中,隐藏的高强度钢弹片可以保证两万次以上的推拉,这是他们通过无数次实验验证的结果,也体现团队了对产品品质决不妥协的匠心精神。对部分人的不相信,姚晓潮还进一步保证“我们承诺终身保修,真正做到让用户无后顾之忧”。

  作为旗舰产品,喜雾P1系列在技术方面,它采用了最新一代的蜂窝陶瓷雾化芯,均匀恒定的加热烟油最大程度上还原了真烟的口感,同时蜂窝陶瓷面上多达30万个微米亚微米级的孔隙,让漏油率被严格控制在万分之五以内。而独特的双S气道设计则让飞油率降低到万分之一以下。

  他强调说,喜雾的智能芯片是微秒级响应速度,并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快速升温,将雾化器温度控制在180℃-220℃之间。“这是一个黄金温度区间,不仅使入口的烟雾量饱满舒适,还让甲醛的排放量降到最低,因为甲醛会在温度高于220℃时排放,控温就是控醛。我们最后检测的结果是欧盟排放标准的1/5”。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喜雾的机身使用的是食品级不锈钢,不仅保证了机身的坚固耐磨,更是真正考虑了用户的安全健康。虽然这无形中加大了产品的研发和生产成本,但在姚晓潮看来,只要是对用户有好处的,就值得我们花钱投入。

  “我们在工厂实际测试的时候模拟了各个极端的场景,比如高空低压、长时间的高低温转换等。就算你带着我们的烟弹飞到南极,登上珠峰,环游赤道,也会有满意的用户体验。”对于喜雾的产品品质,姚晓潮非常自信。

相关文章

最新新闻